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人新論

幸福問題之一:什麽是幸福

时间:2016-01-06 10:35:11  来源:  作者:劉安誠 于維民

編者按

近年來,幸福問題在國內從學界、政界到民間和網絡,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胡錦濤同志在第28次中央政治局常委集體學習會上提出“建立完善家庭發展的政策,促進家庭和諧幸福”的要求。2010年溫家寶總理明確提出“要讓人民生活的更幸福、更有尊嚴”,並把提高百姓的幸福感寫進政府工作報告。隨後,許多地方黨委和政府也把居民的幸福感作爲執政、施政目標和衡量社會發展綜合指標寫入工作報告。江蘇省江陰市2006年就規劃“幸福江陰”的施政目標,是國內較早提出建設幸福城市的地方政府。迄今全國已有18個省(市、區)提出建設幸福省(市、區)的構想,有100多個城市提出建設“幸福城市”的藍圖。甘肅省第12次黨代會提出了“建設幸福美好新甘肅”這一重大使命。胡錦濤在黨的十八大政治報告結尾處號召全黨“共同創造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更加幸福美好的未來”。建設“幸福中國”,“讓人民更幸福”正在成爲中國社會發展的主題。爲此,有必要弄清楚幸福的真谛,查找民衆幸福感不高的原因,切實爲提高民衆幸福感多做實事。

幸福問題之一:什麽是幸福

劉安誠  于維民

一、幸福界說

數千年來,古今中外的人們對幸福的探尋、追求從未間斷過,對幸福的诠釋見仁見智,至今難有一言以蔽之的共識。

在西方倫理學史上,古希臘思想家梭倫最早對幸福範疇作出理論探索,認爲僅有財富不能認定幸福,還須有德行。蘇格拉底提出“善即幸福”。伊壁鸠魯認爲人生的目的是追求快樂和幸福,而幸福生活就是肉體無痛苦與靈魂無紛擾。中世紀的神學家否認現世的幸福,認爲幸福是德行的報酬,對上帝的虔誠信仰和死後進入“天國”就是幸福。到了啓蒙主義的18世紀,掀起了關于幸福的大討論。1690年,英國經驗論代表約翰·洛克認爲,人天生“趨樂避苦”,幸福就是“至樂”。英國功利主義創始人傑裏米·邊沁在1789年出版的《道德與立法原則導論》中寫道:幸福是至樂加痛苦極小化甚至毫無痛苦。近代資産階級的唯物主義思想家從感覺論出發,認爲個人生活欲望的滿足是幸福的主要內容,追求這種幸福是人的天賦權利。費爾巴哈認爲,追求幸福的欲望是人生來就有的,應成爲一切道德的基礎。從古希臘以智慧德性爲幸福,到啓蒙時期以及時行樂爲幸福的自然本性論觀點,對幸福的探尋有感性、理性和德性等不同路徑,形成感覺主義、禁欲主義、理性主義和宗教幸福論等不同派別。先哲對幸福定義的爭論,大體可分爲主觀主義幸福論和客觀主義幸福論。主觀主義幸福論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穆勒、休谟、霍布斯等,他們認爲,幸福就是快樂的主觀心理體驗。客觀主義幸福論的代表人物主要有亞裏士多德、柏拉圖、阿奎那等人,他們認爲幸福是客觀的、不依主觀感覺爲轉移的自我完善、自我實現,是自我潛能、人生價值的完滿實現。其實,上述兩種觀點都有偏頗之處。主觀主義幸福論把快樂與幸福等量齊觀,但快樂並不都是幸福,如吸食毒品也能獲得一時的快感,卻損害身心健康,因而絕不是幸福,幸福須有利于人的生存和發展。顯然,主觀論把幸福界定爲快樂是定義過寬,而客觀論把自我實現界定爲幸福則定義過窄。離開主觀心理體驗就談不上幸福或不幸福,即便幸福是自我實現的心理體驗,也不能窮盡現實生活中的幸福。許多人不圖自我成就,只求錦衣美食、健康長壽,一生碌碌無爲卻過著優裕的生活,他沒有自我實現的幸福,卻擁有物質生活的幸福,顯然,自我實現決非幸福的全部。

我國古代對幸福的討論,表面上看似不如西方多,對幸福與快樂的分疏亦不嚴格。古漢語中有“幸”、“福”等字,但難尋“幸福”一詞。對“福”字的解讀有多種:甲骨文的“福”字呈雙手捧酒狀,可解讀爲有酒喝是福。《說文義證》謂“福是祐是佑”,《廣雅》謂“福是盈”,《釋文》說福是“富”,《說文》謂福“從示畐聲”,說明與鬼神與祈禱有關,祈求遠避災禍、降臨福祉,免凶而吉爲幸,吉備百順是福。《尚書·洪範》以“壽”、“富”、“康甯”、“彼好德”、“考終命”爲“五福”,與“凶短折”、“疾”、“憂”、“貧”、“惡”、“弱”等“六極”相對。以後,幸、福兩字連言也僅指人的祈福行爲,還不是今天人們所理解的幸福意蘊。但幸福卻是中國數千年文化史反複出現的主題,古人對幸福的探尋,無論是基于客觀生活的事實論定,還是根據主觀體驗的價值判斷,都有很高的自覺化程度和很強的實踐性品格,絕不比西方的幸福理論遜色。他們或把幸福解釋爲一種德性的滿足感,“有德則樂,樂則能久”(《左傳》),或诠釋爲感官快樂,不饑不寒、衣帛食肉。儒家力主行仁恕,通過修身使德性內充,儒家重現世的此岸幸福而非宗教的來世幸福、彼岸幸福,重社會幸福甚于個人幸福,幸福有“身之樂”與“心之樂”、“獨樂”和“共樂”之分。孟子說“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宋代理學強調明理去欲,在義利、理欲、苦樂、榮辱等問題上的取舍截然以道義爲准衡,宣揚封建禁欲主義幸福論,終使儒家幸福觀成爲封建統治者推崇的核心價值觀之一。道家由關注人在社會秩序中的地位,轉而追求人在自然秩序中的詩意存在,倡導“見素抱撲、少私寡欲”、“知足常樂”、“安貧樂道”,引導人們不尚浮華,降低對聲色犬馬、功名利祿的世俗追求,珍視人的生命存在與現世幸福,將生命意義而非社會價值作爲幸福的基石。這看似消極無爲,實則是一種精神救贖,它力圖拔除人嗜欲的現實煩惱,將心神置于零值狀態,通過以靜棄欲養生,外保形體、內養精神,注重內心安甯與滿足,以求獲“恬愉澹泊”的人生幸福真谛。

馬克思主義認爲,人們對幸福的看法是與他們對人生目的和意義的理解分不開的,幸福歸根結底是由一定社會經濟關系和生活條件決定的,幸福就在現實生活中,由于階級剝削和壓迫,被統治階級的幸福要靠人們去爭取、去鬥爭。人們的幸福生活包括物質生活、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不同時代、不同階級以及具有不同生活目標和理想的人有不同的幸福觀。一切剝削階級把個人幸福看得高于一切,把個人幸福建立在被剝削階級的痛苦和不幸之上。與剝削階級極端利己幸福觀不同,無産階級的幸福建立在集體主義基礎之上,把爭取最廣大人民的幸福和實現人類的解放看作是自己最大的幸福,在追求自己正當權益的同時,倡導並踐行利他幸福;個人幸福依賴于集體幸福,集體幸福高于個人幸福;幸福不僅是個人享受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更是創造財富的勞動、鬥爭和創新,是過程幸福與結果幸福的有機統一。我國近代史上,許多志士仁人以天下爲己任,爲勞苦大衆的幸福甘願犧牲自己的一切,其言行一致的利他主義幸福觀令人肅然起敬。

二、幸福定義

人們通常把幸福解讀爲使人心情舒暢的境遇和生活。視幸福與快樂爲同等概念,常常互換替代使用。倫理學視阈下的幸福概念相對窄一些:幸福不是生活中某一偶然因素引發的暫時快樂,而是對生活具有重要意義的較持久的快樂。快樂並非盡是幸福,饑餓時得到食物會快樂,可充饑的快樂稍縱即逝,而衣食無憂、經常享用佳肴之樂才是享受物質幸福。快樂是人在某項行動中的感受,如玩遊戲、駕名車、品嘗佳肴、欣賞節目、遊覽勝景、體育鍛煉等都是能帶來快樂的活動,這些活動可以幫助人們放松心情,暫時忘卻現實生活中的煩惱。可是活動結束快樂即逝,甚至有些人因消極厭世、酗酒吸毒、家庭解體而狂歡,其快樂活動背後隱藏著諸多不幸。幸福則是行動過後的感受,幸福並不能輕易獲得,需要在理想或價值目標的指導下經過較長時間的努力奮鬥才能實現,是人生有重要意義的持續而巨大的快樂。所有的娛樂形式都不足以構成真正的幸福,那些需要付出艱苦勞動、創造和創新的活動才能給人們帶來持續而深刻的幸福。而且許多幸福的事情往往與痛苦相關聯,如美滿婚姻、子女成才、職場成功、甚至身體健康等,都與不懈的付出或艱辛的勞動分不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被認爲是我國農耕社會人生四大幸事,但都不能輕易獲得。升鬥小民認爲安居樂業、家人康健、人際和諧、在家盡孝、在外盡忠是幸福,收成、婚姻、求得功名等均需付出艱辛,都是人生大事,關乎較長時段甚至人一生的生活品質,這些大事事隨人願即幸福。可見,幸福是人們在社會生活中預設的重要人生目標得以實現而感受到的內心滿足或愉悅,是達到生存和發展某種完滿的心理體驗。幸福是善待自己或他人的普遍道德原則,其價值意義不是指個人意圖,而是指實行這些意圖的努力過程和達到預期結果,它不只說明人的主觀態度,更在于對人的生活、人的享受和人生使命的准確把握。從理論上厘清快樂與幸福的區別和聯系,思想上就不會把窮奢極侈、享樂主義等剝削階級腐朽生活方式捧爲幸福圭臬,行動上就不會沈湎于聲色犬馬,拒絕娛樂至死、玩酷炫富。不讓過多的娛樂活動充斥生活,把省下的時間和精力花在那些能夠給我們帶來幸福的勞動、創造和奮鬥上。

幸福、幸福的人、幸福生活這三個詞既有聯系,又有區別。幸福是達到人生奮鬥目標後感到滿意的心理體驗,幸福的人則指主體正陶醉在創造幸福的過程中或正在享受奮鬥成果的過程中。幸福生活不是指終生幸福,一個人一輩子不會盡是不幸或全然幸運,只要一生或某一階段得到幸福的事多于不幸的事(或生存與發展重大需要得到滿足),多到一定程度,他的生活就可以說是幸福生活。

三、幸福結構

幸福與快樂不分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沒有弄清幸福結構。倫理學視阈的幸福是對人生具有重要意義的目的得以實現的心理體驗,它由兩部分內容構成:一是人生重要意義目的的實現,二是愉悅的主觀心理體驗,二者缺一不可。幸福既是主觀的生活目標或理想所肯定的客觀的生活內容,又是客觀的生活內容反映在主體意識中所産生的精神上的滿足或愉悅,是人的客觀存在狀況和主觀精神狀態的和諧統一。幸福觀是人生觀、價值觀的重要內容和具體表現。幸福不是生活中某一偶然因素引起的暫時滿足和愉悅,而是對人生某一階段、某一重要事件或全部生活所作出的一種肯定性價值評價。任何價值觀都涉及主體需要同客體滿足狀況的關系,幸福是以主觀方面的生活目標、理想爲尺度來權衡,是人們依據自己對生活意義的理解來評價,因此它有主觀性。同時,幸福又是以客觀方面的生活過程和生活條件爲基礎,通過對客觀的生活意義和生活條件的實際體驗,對不同生活狀況相互比較才能判斷出來,因而它又有客觀性。

幸福結構的主觀與客觀兩重性說明,幸福是主觀與客觀的有機統一,就其形式而言是主觀的,是滿足或愉悅的心理體驗;就其內容而言是客觀的,具有不依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客觀本性,須滿足人不同階段生存與發展的多種需要。主觀主義幸福論只承認幸福是主觀的心理體驗,否定幸福的客觀性,只要主觀上覺得幸福,即是幸福,而不論客觀事實如何。然而幸福與否並不依人的主觀意志爲轉移,人生目的之實現乃是幸福的客觀標准。如果人生重要意義的價值目標不能實現,而他主觀上仍覺得幸福,則這種幸福充其量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主觀幸福的泡沫終將破滅,人生重要需要得不到滿足,最終是不會感到幸福的。或是原先的價值目標降低、淡化或轉移,被其它需要取而代之。可見,主觀主義幸福論的錯誤是誇大了幸福的主觀因素而抹煞了幸福的客觀內容。客觀主義幸福論則認爲幸福是人生有價值目標的自我實現,僅承認幸福的客觀性而否定其主觀性,過高地規定了幸福的價值目標。事實上幸福與否首先是一種主觀心理體驗,自我實現只表明其某一階段、某些重要需要得到了滿足,而人生目標是動態的,重要需要永無止境,無論其自我實現程度如何,終難感知幸福。芸芸衆生爲生計忙忙碌碌,一生不具備自我實現的客觀條件,終生努力卻離人生理想很遠,你能說普通百姓沒有幸福可言嗎?可見,客觀主義幸福論的偏頗是拔高了幸福的客觀內容而否定了幸福的主觀形式。

四、幸福類型

幸福與人的生存、發展需要滿足與否相關。人的需要,是一個從低層次到高層次的遞減過程,幸福類型與需要層次大致契合。根據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人的需要從低到高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歸屬和愛的需要、自尊需要、認知和理解需要、審美需要和自我實現需要。盡管這些需要外延交叉重合,但其內容大體可以分爲三個層次:生理需要、社會需要和精神需要。生理需要是維系人生存最基本的物質所需,滿足衣食住行等肉體欲望的物質需要是人的初級需要,是物質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現是發財致富、豐衣足食、健康長壽等。安全、歸屬與愛、自尊、理解等需要是中級需要,這些滿足人際關系方面的需要是社會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現是事業方面的成家立業、“立功”,達官顯貴、婚姻美滿、人際和諧等。認知、審美、自我實現等需要是高級需要,滿足道德方面“立德”、學問方面“立言”等需要屬精神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現爲著書立說、發明創造、高風亮節等。

滿足需要即能幸福,滿足生理需要的物質生活幸福是低級幸福,滿足人際交往需要的社會生活幸福是中級幸福,滿足自我實現的精神生活幸福是高級幸福。一般而言,滿足低級需要的低級幸福較之滿足高級需要的高級幸福強烈,高級需要是低級需要相對滿足的結果,需要越高級便越淡泊,因而也就越後置。正如馬克思所說,人們都必須首先解決了吃、喝、住、穿的問題,然後才能從事政治、科學、藝術、哲學、宗教等活動。當然,一些志士仁人在低級需要相對滿足的同時,並不妨礙他們追求和享有高級幸福,因而自古聖賢多貧賤。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推薦資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版權所有@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備案號:隴ICP備10001373號-1

甘公网安备 62010502000388号

技术支持: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数据中心 地址:兰州市安宁区建宁东路277号 网站地图